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三 5月 29, 2024 4:58 p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康生年谱》1961年部分导读
帖子发表于 : 周日 4月 30, 2023 7:59 a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864
《康生年谱》1961年部分导读


余汝信


1961年,康生时任中共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文教小组副组长、中央理论小组组长、中共中央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副主任。

1月28日-3月3日,康生与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偕家人、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偕部分家人,乘专列火车或飞机,到上海、浙江、福建、湖南、广东、云南、四川、陕西及河南等地旅行、休息,前后长达35天。此行料想是中央同意的邓、康、杨三人1960年9月至12月连续三次紧张的莫斯科会谈、中苏争斗之后的休假,亦充分体现了邓、康、杨三人在1960年代前期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这一段旅程,《康生年谱》依靠了《杨尚昆日记》中的的详细记述,而2009年出版的《邓小平年谱》,记载则十分简略,更没有有关同行者的记录。

3月16日,在康生之前即在中共中央特科工作过的陈赓大将,在上海病逝,终年方58岁。康生任陈赓治丧委员会委员。3月25日,北京各界隆重公祭陈赓,林彪主祭,康生与周恩来、邓小平、董必武、彭真等陪祭。此前,康生与周恩来、林彪 、董必武、邓小平等先后到中山公园中山堂陈赓的灵堂吊唁。

5月3日,杨尚昆同康生谈了有关录音问题的情况。5月4日,杨尚昆又同康生商量关于录音问题的报告。何谓“录音问题”?《康生年谱》对此在注释中作了较详细的解释。年谱同时发问道:中央办公厅并非康生的分管范围,“唯杨尚昆为什么会与此事无关的康生谈有关录音问题以及商量关于录音问题的报告?颇令人费解,唯可见康杨关系非比寻常。”

1961年,康生有两次重要外访。其一是9月9日至9月26日,作为中共代表团团员,随同团长邓小平应邀赴朝鲜参加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及在朝鲜各地访问。其二是10月15日至11月1日,作为中共代表团团员,在团长周恩来率领下,应邀赴莫斯科参加苏共22大。自1960年内五度出国参加有关会议、会谈之后,康生已深度介入国际“反修”斗争。

11月21日,已多年不接触情报工作的康生,与中央调查部副部长孔原,到中央委托过问中调部日常工作的杨尚昆处谈话。《杨尚昆日记》没有透露这次谈话的内容。据笔者推测,谈话应涉及病重的中调部部长李克农以及中调部工作。翌年2月9日,李克农病逝。康生列名为李克农治丧委员会委员。惟令人十分奇怪的是,作为李克农曾经多年的直接上级,康生并没有出席1962年2月13日的首都各界公祭李克农大会,这与陈赓逝世后康生出席有关吊唁与公祭活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康生年谱》1961年 六十三岁

1月12日 下午,与伍修权到机场欢迎在苏联进行参观访问后到达北京,将取道中国回国的澳大利亚共产党总书记夏基。15日晚上,与彭真陪同刘少奇、邓小平会见并宴请夏基。

1月14日-18日 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全会决定成立六个中央局,即中央东北局、中央华北局、中央华东局、中央中南局、中央西南局和中央西北局,代表中央分别加强对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的领导。

1月28日 晚10时20分,与邓小平一家、杨尚昆部分家人一起乘专列火车离京南下。

1月29日 整日在火车上,晚间8时过长江后,车到苏州停了四小时。

1月30日 上午8时到上海,陈丕显到车站接。住兴国路,上午柯庆施来谈话。晚饭后看京剧。晚11时杨尚昆与柯庆施同去文化俱乐部见今日抵达上海的毛泽东,杨将行程报告了毛。

1月31日 上午9时20分离上海去杭州。12时零6分到达,住汪庄半日。晚间看了电影后,9时20分上火车离杭。

2月1日 火车经过一夜和今日白天,于下午8时到达福州,住西湖招待所。叶飞专门来谈去厦门的问题。

2月2日 上午在福州看了漆器厂、木刻厂、石刻厂,又上了鼓山涌泉寺。夜间乘车北上,韩先楚同行。

2月3日 上午10时火车到达集美附近的小站, 因恐敌人发现目标,火车未过海堤,改乘汽车经集美(看了陈嘉庚的墓地)、厦门,过海到鼓浪屿招待所休息。2时30分渡海返厦门,登炮兵阵地。乘汽车于6时许到达漳州,在街上走了一转,看了此地的布袋戏。9时20分开车北上,吕正操在此会合。

2月4日 全天在火车上,晚宿于株洲岔道上。

2月5日 上午张平化 上车来谈话。10时开始参观株洲军工331厂和601厂。12时回到车上,即开车赴衡阳。在衡阳坐汽车游览了市容,约一小时继续南下。清晨4时20分,抵达广州。

2月6日 晨8时早饭后下车到广州市内住下,见到李富春、王稼祥等人。

2月7日 早饭后杨尚昆同邓小平去越秀山、黄花岗散步,下午聂荣臻、叶剑英来邓小平处谈话。

2月8日 下午5时,曾生请在泮溪酒家吃点心。

2月9日 下午1时30分起飞到昆明,4时到达,住昆明宾馆。

2月10日 上午游了黑龙潭、植物园。下午游大观楼。晚间看云南京剧团演出。

2月11日 上午畅游西山、龙门,在庙中看了《恨天高》。由西园上小汽艇,花了一个半小时时间横渡滇池,在大观楼上岸。

2月12日 上午大家一起去游金殿。晚间看了云南京剧团的演出。

2月13日 上午8时上火车,赴路南,改乘汽车去石林,在招待所吃饭之后,即游石林。共游两小时,乘车返回途中看了芝云洞。下午5时乘火车,晚8时回到宾馆。

2月14日 全日未出门,在宾馆休息。晚间在宾馆看电影,在小礼堂看滇剧和歌舞。

2月15日 今天是春节,上午省委各同志来宾馆团拜。下午5时半,与杨尚昆一起参观了历史博物馆。晚间看了云南京剧,有关肃霜的《十八扯》。

2月16日 上午11时由昆明起飞,中午1时到达成都。住金牛坝。晚间看了川剧。

2月17日 上午9时到12时,游杜甫草堂和武候祠。晚间看了川剧《萝卜园》。

2月18日-19日 在成都。19日晚看川剧《鸳鸯谱》。

2月20日 上午,与邓小平、杨尚昆去人民公园,看了博物馆,坐了茶馆。

2月21日 全日下雨,未出门。晚间看四川的京剧团演出。

2月22日 上午,与杨尚昆一起去祠堂街买书。晚间看川戏,加上一些四川民间的曲艺。

2月23日 上午,与邓小平、李富春、杨尚昆一起去游青羊宫和二仙庵。晚看川剧。

2月24日 上午,去宝光寺、桂湖游玩。晚间看川剧。

2月25日 上午,去金牛公社参观。晚间看川剧。

2月26日 上午,与四川文化界和演员座谈,李伯钊 参加。中午,与李富春夫妇、李井泉 等到杨尚昆处谈话。晚饭后看了川剧。

2月27日 午间,参加杨尚昆约请几位川剧演员的饭局。晚7时省委请客,饭后看了川剧、京剧。

2月28日 下午4时由住地出发赴车站,4时半乘专列动身去西安。

3月1日 晨过秦岭。下午4时到达西安,刘澜涛、张德生 等来接。与杨尚昆等人,由车站直接去参观了半坡村、大雁塔、孔庙碑林,下午7时回到丈八沟住地。晚12时乘专列离开西安。

3月2日 上午9时到达三门峡,参观了一小时。中午2时到达洛阳,先去龙门参观,然后乘车看洛阳的新建设。晚间9时到郑州,邓小平约吴芝圃等上车谈话。11时20分专列离郑州北上。

3月3日 上午11时回到北京。

3月16日 陈赓大将今日在上海病逝。与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任陈赓治丧委员会委员(主任委员林彪)。

同 日 上午约杨尚昆谈刘少奇的选集事。

3月17日 与陈毅、杨尚昆、罗瑞卿 等前往机场迎接由上海专机运抵北京的陈赓的骨灰。

3月24日 上午,约杨尚昆谈刘少奇文选的选定、加工等问题。

3月25日 下午,参加陈赓公祭大会,由林彪主祭,与周恩来、邓小平、董必武、彭真等陪祭。此前,与周恩来、林彪、董必武、邓小平等先后到中山公园中山堂陈赓的灵堂吊唁。

4月6日 致函杨之华称:“杨之华同志:扬州师范学院学生们编的秋白传,要我提意见。但我现在忙于其它事务,最近期间无工夫看,因此,先送给你看看并提出意[见],以便将来答复他们。敬礼!康生6/Ⅳ 1961”。

4月21日 与周恩来、彭真等出席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的支持古巴反侵略示威和集会。

4月23日 晚上,与陆定一出席党外座谈会,在会上插话称:“教材问题。编教材是复杂的事,不能希望一下子就编好。马长寿先生说‘心有余悸’,是不是敢写?怕人家抓辫子、扣帽子,也写不好。要约法三章:一、不扣帽子;二、不抓辫子;三、不打棍子。哪怕某一段可以扣帽子的也不扣帽子,不然就不敢写。抓住一本书,一辈子不放松,谁还敢写?夸大、联系、发展、提高,问题就讲不清楚。教材一要积极;二要看到清楚不容易,秀才写文,三改才成,不要要求太高;三是约法三章。约法三章也可以有闲话。学生简单化、绝对化不好,应该教育他们宽一贴。文科学生,你可以说曹操好,他可以说不好;你可以喜欢李杜的诗,他可以喜欢李贺,行不行?《水浒传》里的人物也有缺点。有人说《红楼梦》受《金瓶梅》的影响,不要听了就要斗争他。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我看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三载同床,不知是男是女,这不可能嘛!山东有一个地方戏,就处理得比较好。讲陶诗,也要教《闲情赋》。讲李清照,应该教《声声慢》,也应该把她的《上胡尚书诗》讲一讲。高级党校讲历史,请郭老,也请范文澜;教诗歌,可以请何其芳,也可以请张光年。何其芳的态度不好,但意见还是对的。使学生的眼界宽一点,不要以为李杜之外就没有诗人了。有的是真正的诗人,有的是无病呻吟。每个戏找社会主义,每篇文章找人民性;其实,连人民性是什么也搞不清楚。”

5月2日 上午9时至下午2时,与邓小平、彭真、李富春、杨尚昆等,率全家去玉泉山游玩。

5月3日-4日 3日下午,与杨尚昆谈有关录音问题的情况。4日上午,与杨尚昆商量关于录音问题的报告。

5月6日 到机场为乌兰夫率领的赴法国参加法国共产党第16次代表大会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送行。

6月14日 下午,在宣教会议上谈及理论小组工作时称:

我们的理论工作如何?

1959年夏成立理论小组,已整整二年。两年来工作是:有若无,实若虚。是不是闲着睡觉了?也不尽然。抓编毛选。原想编三卷,实际完成了四卷。五卷编好了,不能出版。今年编少奇同志的文选。搞了这个,别的就搞不成。去年上半年编好了毛选下半年搞国际。看来大家不搞理论队伍是不行的。

问题不在工作多久,严重在于:我们生活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社会主义到底是个什么?有什么规律?总是不甚了了。主席提出了许多新东西,也未好好地发挥。

我自己回想一下,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咱们是否编一本马恩列斯论社会主义。我们秀才在我家常出题目考自己。中国当前是无产阶级专政,1949年主席论“人民民主专政”,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人民民主专政?说不懂,也懂点;说真懂,也是不甚了了。我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人民民主专政两篇重读了一下子,我觉得很惭愧,其中好些问题未宣传,未好好解释。主席说:对人民民主与对敌人专政相结合,人民民主与广泛统一战线相结合。我们并未好好地向干部进行教育。一些干部只知专政,不懂民主;只见民主,不见统一战线。1957年时,学校中党的领导权未立,现在立起来,但对学生的群众路线,对教师的统一战线,搞得很不好。体现了干部不大了解人民民主的含义。学校是个教育机关,大量问题是人民内部的问题,而常出现对学生采取专政手段,罚饭票就是一例。强调专政忽视民主,用专政手段去对付民主,就出了问题。中国是无产阶级专政,又有民主党派参加,有人以为很奇怪。现在看来,无产阶级的初期阶段,大概都该如此。1957年主席提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长期合作,互相监督”,现在看看,咱们需不需要监督?就是在学校里,要不要这个?我看:要这个有好处。1957年有个黄绍雄告状,处分了陈漫远。一反右派,死了人也无人敢讲。这也是个问题。什么叫专政和民主相结合?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在思想上咱们并不明确。

6月30日 晚上,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40周年大会。

8月5日 和邓小平、彭真、陆定一致信毛泽东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报送《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暂行工作条例(草案)》(后通称为“高教六十条”)及中共中央关于讨论和试行这个条例的指示稿,信中汇报了条例草案的制定过程以及其中一些比较重要的内容。此前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并通过了这个条例草案。

8月8日 与周恩来、陈毅、陆定一等任今日逝世的戏曲艺术家梅兰芳治丧委员会委员。

8月25日 毛泽东复信胡乔木:“8月17日信收到,甚念。你须长期休养,不计时日,以愈为度。曹操诗云:盈缩之期,不独在天。养怡之福,可以永年。此诗宜读。你似以迁地疗养为宜,随气候转移,从事游山玩水,专看闲书,不看正书,也不管时事,如此可能好得快些。作一、二、三年休养打算,不要只作几个月打算。如果急于工作,恐又将复发。你的病近似陈云、林彪、康生诸同志,林、康因长期休养,病已好了,陈病亦有进步,可以效法。问谷羽 好。如你转地疗养,谷宜随去。以上建议,请你们二人商量酌定。我身心尚好,顺告,勿念。”

9月9日-26日 作为中共代表团团员,在团长邓小平率领下,应邀赴朝鲜参加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及在朝鲜各地访问。

9月9日上午,乘专机到达平壤。9月10日,在中共代表团驻地同金日成会谈。出席中国和朝鲜互换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批准书仪式。9月11日,出席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开幕式。9月12日,出席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在大会上致词并宣读中共中央的贺电。9月13日,赴开城参观访问。9月14日,从开城返回平壤。9月15日,参观平壤综合纺织工厂、平壤缫丝工厂和朝鲜国立中央美术博物馆。9月17日,参观朝鲜著名的农业合作社青山里农业社。9月18日,上午参观朝鲜最大的钢铁基地之——黄海钢铁厂。下午,出席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闭幕式。9月19日上午,出席在平壤举行的庆祝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的群众大会。晚出席朝鲜劳动党中央举行的宴会。和邓小平致电中共中央并毛泽东,汇报中共代表团在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结束后将赴朝鲜各地参观的日程安排。9月20日-24日,先后赴元山、金刚山、咸兴、熙川等地参观访问。9月26日,离开平壤回到北京。朱德、彭真等到机场迎接。

9月15日 与朱德、董必武、陈毅、陆定一、陈伯达等列名为辛亥革命五十周年纪念筹备委员会委员。

10月1日 上午,与毛泽东、刘少奇、宋庆龄、董必武、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等,在天安门城楼上参加庆祝国庆12周年大会和检阅。

10月3日 上午,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召开。会议讨论并通过毛泽东致苏共22大的贺词、中共代表团在苏共22大上的讲话稿;讨论出席苏共22大的中共代表团人员名单,决定周恩来为团长,彭真、康生、陶铸、刘晓为代表团成员。

10月4日 参加苏共22大的中共代表团已决定为周恩来、彭真、康生、陶铸、刘晓五人。上午,召集出国准备会议。下午3时半到6时,参加邓小平会见澳大利亚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夏基等的谈话,随即赴前门外全聚德宴请夏基等吃烤鸭。

10月9日 参加邓小平会见并宴请锡兰共产党中央主席斯•阿•魏克马沁格等。

10月10日、13日 杨尚昆两次到彭真、康生处去了一下。

11月11日 致函董寿平 :

董寿平同志:

谢谢你的画,好得很。今春在中国书店偶见傅青主书诗稿及杂录二册,写得甚好,其中章草尤好。诗稿中有榆次王介石颂青主书法一首,诗意甚好,且有史料价值,惜不知其人为谁。青主各诗不知曾刊行否?此是晋省珍贵文献,应由晋人保存为宜,且可作傅青主之研究史料。兄晋人,且为画家,因以相赠,并请考出。

近安!
康生

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十一日

傅青主诗稿杂录册今藏山西博物院。上有董寿平跋文云:

康生同志得此册于中国书店,知寿平为先生乡人,遂以见诒。康老惠我良深,愧无以报,因念贤者手泽何如公诸人民大众之为愈,并康老手书合装一册,献诸山西博物馆永珍藏之。一九六二年一月,董寿平识于北京。

10月15日-11月1日 作为中共代表团团员,在团长周恩来率领下,应邀参加苏共22大。

10月15日上午,代表团乘专机离开北京前往莫斯科,刘少奇、朱德、林彪、邓小平到机场送行。下午专机抵达莫斯科,赫鲁晓夫、科兹洛夫等到机场迎接。10月19日,周恩来在苏共22大上发表讲话,并宣读毛泽东签署的贺词。周恩来在讲话中称,苏共公开暴露兄弟党、兄弟国家之间的分歧和争执的错误做法,不能认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郑重态度。希望有争执和分歧的兄弟党将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上,在互相尊重独立和平等的基础上重新团结起来。10月21日下午,中共代表团拜谒了列宁、斯大林陵墓 ,并敬献了两个花圈。10月22日,中共代表团同苏共主席团成员赫鲁晓夫、科兹洛夫、米高扬、安德罗波夫等人进行了长达九个多小时的会谈。中共代表团就苏联和阿尔巴尼亚的关系、苏共20大、评价斯大林、反党集团等问题详细地阐明了中国共产党的立场和态度。10月23日晚,周恩来离开莫斯科回国,与彭真等到机场送行。彭真代理中共代表团团长。10月24日,彭真和陶铸、刘晓乘火车离开莫斯科去列宁格勒访问。11月1日下午,与彭真、陶铸乘专机由莫斯科回到北京。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到机场迎接。

11月21日 上午11时半,与孔原到杨尚昆处谈话。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